<mark id="nwdtd"></mark>

    <noframes id="nwdtd"></noframes>
  • <ins id="nwdtd"><option id="nwdtd"></option></ins><menuitem id="nwdtd"></menuitem>

        海詩網 生活百科 每天都有2000多人消失(中國每年失蹤人口數量)

        每天都有2000多人消失(中國每年失蹤人口數量)

        文/李娜從一個有14億人的國家消失,并不是一件難事。據《中國走失人口白皮書2020》測算,去年全國每天約有2739人次走失,全年走失達100萬人次。這意味著,每分鐘就有2個人在人海中消失?;ヂ摼W行業里有一群人,正試圖用技術和愛心,盡可能地減少這種消失。從2016年起至今的5年里,他們已經幫助15346個家庭團聚。消失的人一個親人從你生活中消失,不是死去,也不

        文/李娜

        從一個有14億人的國家消失,并不是一件難事。據《中國走失人口白皮書2020》測算,去年全國每天約有2739人次走失,全年走失達100萬人次。這意味著,每分鐘就有2個人在人海中消失。

        互聯網行業里有一群人,正試圖用技術和愛心,盡可能地減少這種消失。從2016年起至今的5年里,他們已經幫助15346個家庭團聚。

        消失的人

        一個親人從你生活中消失,不是死去,也不是遠行,只是突然不見了。

        這種感覺,林澤一家整整捱了16年。2004年農歷九月初三,他的弟弟林鎮(化名)沒有如期歸來,等他再與親人團聚,已是2020年的冬天了。

        林鎮是同親戚一起去廣東珠海打工時走丟的。他從小反應慢,沒去學校讀書,只能做體力活。剛到廣東幾天,他就給妻子打了個電話說,“不待了,買了第二天上午的票回家”。

        妻子接到電話想,林鎮大概不適應大城市,受了委屈。第二天她做了一桌好菜,卻是等到天黑都沒等到林鎮的身影。林鎮的大哥林澤(化名)立馬出門尋找,沿著村口的公路走了幾公里,一無所獲,第二天他就趕去了珠海。輾轉找到林鎮之前住的賓館,前臺卻說林鎮當天五點就離開了,林澤又去珠海車站,卻發現弟弟所買車票的目的地并不是福建家鄉。

        “他坐錯車了?!避囌镜墓ぷ魅藛T和林澤都這么認為。林鎮沒出過遠門,又比普通人遲鈍,坐車去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便有可能找不到回來的路——此后十六年,家人往返于廣東與福建之間,大海撈針般尋找林鎮的蹤跡。然而事與愿違,等待他們的是一次次失望。

        直到2020年年底才有了轉機?;葜菔芯戎镜墓ぷ魅藛T將林鎮的信息與照片傳給了“頭條尋人”平臺,平臺又將這則尋人信息發送給了惠州、寧德等地的今日頭條用戶。奇跡發生了,一位熱心的廣東民警看到彈窗后,確認了林鎮的身份并聯系了林澤——十六年前林鎮失蹤后,林澤報過警。林澤這才知道2008年之后林鎮一直住在救助站。分離多年,林鎮早已忘記了家人的模樣,直到問他“你大哥叫什么”,他才脫口而出:“林澤?!?/p>

        事實上,利用互聯網技術來尋找失蹤者已成趨勢?!肮雀鑼と恕焙汀鞍茬昃湎到y”是國外相當常見的追蹤手段,而在國內,頭條尋人、“團圓系統”、“中國兒童失蹤預警平臺”等,都是科技參與尋人的嘗試。

        前互聯網時代,尋人主要依靠在電線桿上貼啟事、在報紙上登廣告,這依賴于行人或讀者恰好與走失者有交集,傳播面窄,紙張又不容易保存。而互聯網的發展幾乎把每個人都納入到了資訊網絡之中,像今日頭條這種用戶眾多、流量巨大的平臺就成了廣闊的信息池——至少看到與找到之間的時間成本被壓縮了。

        林鎮是今日頭條尋人公益項目成立以來成功找到的第15289名走失者。

        2016年2月9日團隊成立至今,已經幫助15346個家庭團聚。他們中既有林鎮這樣住在救助站的迷路者,也有患阿爾茨海默癥的老人,有因為患抑郁癥而突然想離家自殺的成人,有與父母失散的小孩,還有那些因歷史原因遠赴臺灣的老兵,和只留下一塊墓碑的烈士。

        只要人口流動,就有走失風險,尋人沒有止境。據一份《中國走失人口白皮書》測算,2020年全國每天約有2739人次走失,全年走失達100萬人次。這意味著,每分鐘就有2個人在人海中消失。

        再快一點

        曾華還記得2016年2月9日的那個上午,大年初二,他在公司值班,負責今日頭條城市新聞的推送。突然,實習生刷到一條微博:家住河北燕郊的李老太太于大年初一不慎走丟。了解基本情況后,曾華按照新聞手法,將線索利用精準彈窗推送給整個廊坊市。僅僅過去五個小時,根據兩位今日頭條用戶提供的精確信息,家屬便找到了老太太。

        李老太太與家人在一起

        這提供了靈感。半年前,頭條內部已經在嘗試利用LBS(基于位置服務)尋找走失兒童,但一無所獲。團隊明白過來,走失兒童如果被拐,必須在分秒之內響應才有效,但目前的社會公共信息處理并沒有達到這樣的能力。而老人,行動能力更低,在走失地點附近發送彈窗信息,成功概率就會更大。

        此后,團隊將搜尋目標從兒童擴展到了全部人口,與警察局、救助站等機構合作,開始利用信息分發的優勢連結民間力量、補充政府主導的救助體系。

        2018年7月,21歲的張益美成為頭條尋人的實習生時,團隊已經有了相對完善的工作制度:負責緊急尋人的員工分為早班和晚班。早班從上午八點到下午四點,晚班從下午兩點到晚上十點。轉正后,張益美一般上早班,最繁忙時,她一天要發布30條尋人信息。

        互聯網提高了尋人效率,張益美不想因為自己降低了那份效率。于是午飯拖成晚飯、到下班才發現自己一整天沒喝水,這成了張益美們的常態。

        “可能就因為你要吃飯,另一個人就遭遇了不測,如果真發生了這種事,我會非常自責?!睆堃婷勒f,她把有自殺傾向的成人和年紀大、身體差的老人排在最優級,因為挽救他們,有時就在毫厘之間。

        張益美記得,有次她接到一條警方傳來的信息,說有家屬報警,患有抑郁癥的家人攜帶大量安眠藥,留下遺書說要去另一個城市自殺。團隊以最快的速度發布了這則啟示,就在推送抵達用戶的那一分鐘,車站的檢票員認出了這個人并及時聯系了家屬。經過心理醫生的治療,他最終打開心結,并努力活了下來。

        每每想到這件事,張益美就覺得及時彈窗太重要了:“如果晚幾分鐘,這個人就坐上車了,那可能他被發現的時候就不是一個健康的人了?!币虼嗽趫F隊,幾乎人人都秉持著這樣的理念:能快一點,就要盡量快一點,因為那擠出來的一分鐘可能恰好挽救一家人的幸福。

        抵抗遺忘

        經過這五年,頭條尋人已擴展維度,找尋的失蹤者也從個體延伸到了很多特殊群體。

        2017年3月,頭條尋人收到了一封特殊的來信。求助者是一個叫胡定遠的臺灣老兵,已經97歲。他要尋找的不是走丟的親人,而是他77年前的故鄉。

        二十歲時出門買粉條,胡定遠不料被充作遠征軍,遠赴緬甸、印度,最后定居于臺灣桃園。胡定遠罹患肝癌,來日無多,托孫輩向今日頭條來信,就是希望借助互聯網的力量在有生之年尋找到大陸親人。

        “如今還健在的老兵,活一天少一天了,如果我們不抓緊時間幫他們尋找親人的話,他們可能今生都沒機會了?!痹A感慨道,“有些細枝末節的事如果沒有一個可靠的平臺去做,那可能就沒人會做了,畢竟時代越久遠,人們遺忘的就越多?!?/p>

        “四川瀘縣鳳凰鄉6保2甲”這個民國時期的地址,確實已經沒人記得了。但今日頭條向四川瀘州地區定向推送了“胡定遠尋親”的消息后,奇跡居然發生了。志愿者、媒體人多方接力,團隊找到了胡定遠83歲的外甥。海峽兩岸視頻通話后十天,胡定遠回到了闊別七十多年的故鄉?!胺孔佣嗔?,人也多了,但景色沒變,他們都在我夢里?!毙脑噶私Y,一年多以后,胡定遠安詳地與世長辭。

        胡定遠

        受這件事的啟發,2017年年底,今日頭條正式啟動了兩岸尋親公益項目。2018年7月,今日頭條又啟動了尋找烈士后人項目。這些需要放到更大歷史維度衡量的人與事,要對抗的不再是現實環境的錯綜復雜,而是集體記憶的日漸消散。

        2019年清明節前夕,在湖北赤壁,負責“尋找烈士后人”項目的周有強見到了幫142位抗美援朝烈士尋找家屬的老民警于發海。陵園沒有牌匾,只用柵欄圍著,雨中的茶山鋪陳而下,遠遠看去,綠油油的一片。這些烈士都是在朝鮮戰場上負傷后到湖北養傷的,沒能熬過傷病,最終在這里去世。然而當時保障制度不健全,他們的犧牲并沒被看見。

        直到十五年前于發海被派去考察這片墓群,他才從地攤淘來的《赤壁民政志》中確認了這些烈士的名單。他開始給墓碑后的地址寄信,收到無數封“查無此人”的退信后,他終于收到了這樣一封回信:“爸爸參加革命時我才四歲,大概在我七八歲時就犧牲了。爸爸犧牲后,我一直不知道,后來我媽也去世了,我是一個孤兒……”

        順著墓碑一個個看過去,周有強有了“躬身入局之感”:“烈士不再是陌生的名字和遙遠的事跡,他們變得清晰可見,重新成為了一個個真實存在過的活生生的人?!彼匦麓_認了自己做這件事的價值:那些犧牲的人,值得后來者重新追憶和緬懷。

        與遺憾作戰

        2018年,今日頭條副總編徐一龍曾在TEDx演講中說:“科技,是頭條尋人能夠成功的助推器;而善意,是頭條尋人能夠成功的底色?!倍诹硪淮窝葜v中,他則引用了《欲望號街車》里的一句臺詞:“我總要仰仗陌生人的善意?!?/p>

        在徐一龍看來,尋人不是偶然的愛心接力,而是降低普通人做好事的成本后的結果:原先看到一個行為異常的人可能先要攀談、了解情況、報警、配合警方調查,現在則是只要留一點心,打一個電話——比如通知林澤的那個民警,比如挽留自殺者的車站檢票員?!爸袊鐣纳埔猸h境沒有發生變化,人與人之間的互助和向善之心沒有發生變化?!毙煲积堈f。

        平臺提供了人們互相幫助的管道,也因此激發了人們內心深處的慈悲,他們是鏈條上必不可少的環節,也是互聯網尋人公益保有持續性的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成立至今,尋人團隊共收到過22萬條求助信息,成功概率在百分之十左右。雖然比例不高,但相比于傳統尋人低到不可統計的數字,已經是不錯的成績。曾華說,有時不得不承認,不管多努力地優化流程、員工多努力地與時間賽跑,這依然是一場失敗多于勝利的戰役。

        頭條尋人團隊成員合影

        “撤了吧,人已經找到了?!泵慨敿覍龠@樣低沉地說,張益美就知道結局并不好。前年冬天的一個晚上,風特別大,她印象特別深,因為這天接連有兩個家屬對她說了這句話。其中一個患有阿爾茨海默癥,在工地上找到時已奄奄一息,送到醫院也沒搶救過來。張益美自責,覺得是自己不夠快,家屬反過來安慰她:“大家都盡力了,還是很感謝你們?!?/p>

        “人的生命就是這么脆弱,生和死真的就是這么一瞬間?!痹陬^條尋人工作兩年半,張益美已經逐漸學會了應付那種無能為力,“如果一味被愧疚感和失落感裹挾,影響了工作效率就會導致更多人找不到回家的路,所以我們不能花時間沉湎于情緒,而要努力把成功率從十分之一變成五分之一?!?/p>

        不過,在那余下的暫未團圓的案例中,也并非全是失望。對于有些人來說,尋找本身的意義早已超越了結果。2018年6月,幫一位78歲的臺灣老人發布尋親信息后,長期照顧老人的志愿者發來了這樣一條信息:“老人當晚就夢到和家人在一起了,這已經是很多年都沒發生過的事情了?!?/p>

        團隊成立這五年,曾華時常想起他的祖母。曾華的祖母患有阿爾茨海默癥,生前也曾多次走失。2013年祖母去世時,已經喪失了全部的記憶,因此曾華時常想:一個失智老人眼中的世界會是什么樣的?

        “我們健康著,我們無法知道。而當我們失智、失憶,我們卻無法讓別人知道?!爆F在出門散步,曾華會習慣性地留意落單的老人,遇到舉止特別的,還會跟著走幾分鐘。

        這種悲憫與體恤如今已經由技術從一個人推及到了一群人,而這些情感最終也將匯入人類共同的命運——雖然仍會有無法抵達的地方,但至少點亮了一盞燈。

        本文來自網絡,不代表海詩網立場,轉載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hg67123.com/n/35690.html

        作者: 發跡號

        為什么都問元芳怎么看(元芳你怎么看是什么意思)

        信用卡逾期協商還款的流程(國家出臺減免信用卡逾期政策)

        發表回復

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在線咨詢: QQ交談

        郵箱: 65401449@qq.com

        工作時間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節假日休息

        關注微信
       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

       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

        關注微博
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又黄又刺激免费视频的A片
        <mark id="nwdtd"></mark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nwdtd"></noframes>
      1. <ins id="nwdtd"><option id="nwdtd"></option></ins><menuitem id="nwdtd"></menuitem>